精品言情小說 小精靈之第五天王-931.半睡半醒固拉多展示


小精靈之第五天王
小說推薦小精靈之第五天王小精灵之第五天王
岛上的幽灵系精灵告诉菊草叶,人类想要让另一个世界的人明白自己的哀思就会点香祷告。
和回家的麻衣打了个招呼,依靠撒娇把正在对着路德晃尾巴的黑鲁加扯走,好不容易才在仓库里翻到了阿葵庆典备用的香。
菊草叶在黑鲁加的帮助下点燃了一炷香,看着袅袅升起的烟气,他闭上了眼,努力把自己的思念寄托其中。
那个瑟缩在树洞里数着树果,乐呵呵地以为树林就是整个世界的菊草叶在一次邂逅中有了新的身份。
这个身份不断的变换,最终变成了栖岛的一员。
曾经要为温饱奔波,为了自己安全担惊受怕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他可以没心没肺的过着悠哉悠哉的日子。
起床就扯着睡眼惺忪的百合根娃娃去看海,然后藤鞭一甩,把在岸边睡觉的精灵拉到自己身边,开始胡闹的一天。
劍 叩 天門
爱情其实也就那么回事
钓鱼没意思了,玛纳霏会领着他们出海,看整个海面的海水沸腾一般冒着白色的泡沫,一只又一只的水系精灵从深海上浮,在视野里留下惊艳的一瞥。
想要冒险了,风速狗则会领着他们进入还未开发的东区,体验栖岛最原始时期的氛围。
看见路德他们,藤鞭一勾,就能尽情地在他们的怀里撒娇,被一顿乱亲。
路德说这一切都是缘分,以前菊草叶不懂这里面的深意,现在他懂了。
他的缘分本该在背着树果追不上路德的时候中断,自己的命运也可能是在返回路上受伤,出意外。
亦或者是寒冬来临,没有足够果腹的食物,最终安静地消失在树林的某个角落里。
在慢慢长大的过程中,他逐渐懂事了不少,更加能明白当年大嘴雀和比雕到底是以何种心情对自己寄托于最美好的祝愿。
那是两只垂垂老矣的精灵在向新生的她诉说着这个世界的美好,也是他们牵引着一根命运的丝线,把自己和路德,麻衣系在了一起。
让那份应该断掉的缘分紧紧地系在了一起,不再分开。
诉说了自己欢乐,开心的每一天之后,菊草叶再次闭上了眼睛。
“请保佑猫头夜鹰能够身体健康,一定要活得比你们还要久。”
“允许我稍微贪心一点好了…顺便保佑路德和麻衣身体健康。”
“能不能再贪心一点…我想保佑百合根娃娃…”
“再再贪心一点,栖岛上的精灵也…”
“贪得无厌”的菊草叶生怕这样祈祷没有诚意,索性在脑海里多复读了好几次。
一直到香燃尽,菊草叶才心满意足地离开。
被黑鲁加扯出来的路德远远望见了这一切,搂着麻衣的肩膀,默默地看着。
看到菊草叶在香前静默如此长的时间,显得如此虔诚,也忍不住拍了拍手,为菊草叶许了一个身体健康的愿望。
今夜的栖岛依旧很安静,回来的麻衣,火雁还有阿葵没有庆祝跨年的意思,别墅里的电视都没人打开。
没人去看跨年晚会,大家都在积极协助阿塞萝拉和希嘉娜布置着别墅的每个角落,让它更有过年的气氛。
路德正在和妙喵配合着挂彩灯,阿葵找到了自己。
到了安静的角落,阿葵坦然说出了自己的担忧。
“温度还在下降,岛上的果树已经出现了坏死的迹象,一些野生精灵也开始无法抵御严寒。”
“后者,野生精灵已经开始报团取暖了,根据我这段时间的观察,挖掘了地穴的精灵正在无条件收纳其他精灵进入,并且开始共享收获的树果。”
这就是今年树果大丰收的余泽,食物空前充足,使得精灵们只需要思考如何挺过严寒。
前者就不怎么乐观了,无论阿葵和鹤芋怎么努力,甚至是火系精灵齐上阵都没法对抗一轮一轮的寒潮。
路德安慰道:“果树这事不是说过了吗,坏死就再买树种来种,现在岛上有钱,不用以人情这么昂贵的东西来换,我们能买。”
今年的盈余让路德说话的底气足了不少,但是就算是赤字,路德应该也会这么决定。
不然能怎么办呢?
难道还要继续不开心下去吗?
快过年了,不要让坏消息和坏心情跟着跨年,这才是最重要的。
天威以人力去抵抗显得非常不自量力,既然如此就听之任之,随后补救就是了。
阿葵还僵在原地,她十指交叉,两个拇指不断地摩擦,犹豫了很久,最终说出了一句让路德不知道该如何决断的话。
“能不能稍微借助固拉多的力量…”
阿葵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在看路德的脸色。
“固拉多在沉睡。”路德说。
“并不是沉睡,他完全就是半睡半醒!”阿葵激动地解释,“我把固拉多沉睡后火山岛的运动轨迹制成了图,发现他的火山岛不断地接近着栖岛。”
“也许是正常漂流?”路德决定用合理一点的方式解释。
“今年夏天各个地区的沿海都出现了极其恐怖的飓风,在栖岛附近还诞生了水龙卷,可是每一股水龙卷还没接近栖岛就溃散了。”
“巧合?”
“同样的巧合也会在火山岛出现吗?火山岛附近风平浪静,在一道炽烈的阳光照射过后,连带着栖岛的乌云也被驱散。”
路德再也无法否认阿葵所说的可能性存在。
X处首席特工皇妃
固拉多这一次并未进入深度睡眠,而是半梦半醒,而他似乎也如古时候的神兽一般,将约定看得很重。
你保证我不被打扰,我护你安宁。
说是交易,倒不如说是互相认可。
可路德还是不愿意做出让固拉多协助栖岛的决定,他对于索取强大神兽的力量一直保持谨慎态度。
一方面是害怕未来产生依赖。
二来就是他很担心索取就会让对方心生嫌隙,这样的事情古时候已经发生了太多。
“让我思考一下把,我过两天给你答案。”
知道路德不可能一下子决定,阿葵也没有继续说下去,离开了。
看着飘雪的庭院,路德有些茫然。
他发现这个决定似乎比以往自己做过的许多决定要难得多。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