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avd2優秀都市异能 天唐錦繡-第一千一百五十七章 子孫不肖分享-4dl4n


天唐錦繡
小說推薦天唐錦繡天唐锦绣
长孙濬惨死西域,家中事务他早已让长孙淹全权接手,虽然对这个儿子并不甚满意,但到底家中诸子以他为长,却也是没把法的事儿。若是将他投闲置散,将其余诸子中的一个扶持起来,怕是也难以压得住他。
然而这个时候送来两封信,难不成家中诸子闹了分裂?
接过信笺,往封皮上一看,一封是长孙淹的,另外一封是长孙净的,长孙无忌顿时一个头两个大,又是气恼又是郁闷。
果不其然,这帮混账为了家主之位居然分成了两派,一个两个的,真特娘咧不省心。
尚未展开信笺,长孙无忌便想起此刻身在平穰城的长子长孙冲,喟然一叹。
诸子之中,唯有这个嫡长子深得长孙无忌之宠爱,早早便予以栽培,希望日后能够继承家主之位,带领长孙家再创辉煌。然而命运弄人,这孩子嫉妒心太强,房俊之崛起使其自尊心受到严重打击,故而铤而走险,走上歧路。纵然陛下宽厚,准其戴罪立功可以重返长安,此生此世却再无可能成为长孙家的家主。
其余诸子天资便差了许多,别说再创辉煌了,便是能够守得住眼下这一份家业就算是远超期待。
而等到长孙涣、长孙濬先后死去,长孙无忌更是连守住家业的希望都不敢有,只求别作死,拖累整个家族万劫不复才好。
结果怕什么来什么……
真真是时也,命也……
……
拿起帕子擦擦手,将两个信封的火漆验看一番,见到上面长孙家的独特印鉴并无损毁,这才拆开其中长孙淹的信封,将信纸取出,仔细观看。
信中开头便写了西域之事的详细经过,言及一切绸缪都非常完美,结果房俊忽然派遣程务挺前往交河城封锁四门大索全城抓捕与敌国勾结之人,导致长孙明败露,使得所有谋划都坦陈于房俊面前,功亏一篑。
然后又言及长安因此风云激荡,太子甚至掷地有声的道出“玉石俱焚”之言语,决心与关陇门阀赤膊相对,死战到底。他为了顾全家族,不得已四方奔走,却被长孙净联合长孙温所背叛,这两人甚至跑去劫持武媚娘试图逼迫房俊,虽然最终事败,却使得朝野上下舆论沸腾,如今长孙家几乎人人喊打,声望跌落至前所未有之低谷。
幸而太子殿下宽厚仁慈,为了安抚关陇门阀,故而将西域之事压下,他更是在太子面前跪地哭诉苦苦哀求,太子才勉为其难的宽恕长孙温意欲劫持武媚娘之罪行……
看完整封信,长孙无忌幽幽叹息一声。
所谓知子莫若父,固然不喜欢长孙淹,但是却也知道此子心性狠辣、作风凌厉,若是有足智多谋之人辅佐,或许也能成就一番事业。
这信中所言种种,长孙无忌更是一眼便看出矫言饰非之处。
什么太子宽厚仁慈,什么跪地哭述苦苦哀求,太子再是仁慈,你都碰触到人家储位之底线了,意欲将东宫最重要的支柱铲除,太子岂能饶你?
既然饶了,不予追究,那就说明长孙淹已经走投无路,求生欲望之下使其彻底投靠了东宫,成为太子安插于长孙家的一颗钉子……
有了这样一个惹不得碰不得的“钉子”,可以想见从今而后,长孙家怕是再无宁日。
将信纸塞回信封之中,又拆开另外一封长孙净的信,取出看了一遍。
这封信自然是与长孙淹那封书写之内容截然相反的,言及西域之事乃是长孙淹谋事不密,这才被房俊有所察觉,进而设下圈套驱虎吞狼,一举将突厥人与大食人全部歼灭。
尤为重要的是,回纥可汗吐迷度临阵反水,率领回纥兵卒挡住阿拉沟口,致使突厥人欲退无路,招致歼灭。
如今回纥人背叛突厥之消息必然已经传回天山之北的突厥牙账,回纥人不可能引颈就戮,肯定要举族迁往天山之南依附于房俊。而为了博取房俊之支持,势必出兵协助房俊增援弓月城,安西军势力大增,大食人想要吞并整个西域的企图怕是即将落空……
洋洋洒洒数千言,将关中、西域之形势描述详尽,看上去的确有几分眼光远见以及对于时局之把控。
长孙无忌却只是叹息一声,让家仆点燃烛火,将两封信放在烛火之上被火舌吞噬,化为飞灰。
长孙净自以为这般详尽的描述局势,就能够展现他高出一等的远见卓识,实则却是画蛇添足,说多错多。
长孙家将大食人引入西域,岂是为了让大食人当真打倒玉门关,甚至杀入关中危及大唐社稷?
关中不仅仅是大唐之根基,更是关陇门阀之根基所在!一旦整个关中陷入动乱甚至落入大食人之手,关陇门阀赖以生存之根基毁于一旦,难不成还能屈身事虏,做一做大食人的臣子?
更别说丝路承载着关陇的财富收入,在江南士族、山东世家逐渐开脱海路贸易带来巨额财富之时,西域几乎就意味着关陇的命脉,岂能将其拱手送给大食人,自断财路?
所有的一切,目的仅只是为了搅乱长安之局势,迫使陛下以及太子不得不对关陇采取一定的让步。
打击安西军,更是为了使得关陇门阀在西域糜烂之际能够挺身而出挽大厦于将倾,使得关陇门阀彻底攫取西域的所有利益。
而绝非任由大食人侵占整个西域,进而将兵锋直抵玉门关下。
连这个都看不懂,还以为长孙家意欲裹挟所有关陇门阀如以往那般兴一国灭一国,覆亡大唐再立新朝?
简直愚蠢透顶。
自不必说,奇蠢无比的长孙温前去胁迫武媚娘之举必然是出自长孙净之指使……
唉!
长孙无忌坐在灯下,愁眉不展。
局势之紧迫,他倒是还能接受。自从少年之时被迫离家被舅父高士廉接去府中居住,直到后来在长安闯出名堂,又辅佐李二陛下逆而夺取成就大业,他这一辈子历经无数的惊涛骇浪出生入死,什么样的事情没见过?区区被动之局势,也只能令他多费一些心思,却绝对谈不上夜难成寐、如鲠在喉。
然而家中诸子这般拙劣之表现,一个两个完全看不到成就大事的素质,这才是最最令他嗟叹沮丧之事。
大丈夫建功立业,所谋求亦不过是封妻荫子,他发妻早丧,所有的心血自然尽皆在一众儿子身上。
孰料却事与愿违。
倾注了他全部心血曾经引以为傲的长孙冲铸下大错前程尽毁,使得他多年心血付诸东流。勉为其难接受了长孙涣成为家族继任者,却又被房俊的阴谋所逼迫,不得不将其逼死在自家门前。唯一算是有几分才能的长孙濬刚刚做完自己交付的大事,却又莫名其妙的死在西域……
举步维艰、功败垂成都不可怕,大丈夫最怕的便是后继无人。
美人谋律
而最最令人沮丧无奈不可接受的,便是别人家的孩子英明神武文武双全,唯有自己家的孩子一事无成难堪大任……
唏嘘一番,勉力压制心底的苦闷,让家仆取来笔墨纸砚,又斟酌了一阵,提笔写就两封书信,一封鼓励,一封安抚,分别送给长孙淹与长孙净。
时至今日,家族之团结才是重中之重,若是任由兄弟阋墙、内斗滋生,怕是用不着外人打压,长孙家自己就败落了。就算自己回京又能怎么样?自己已近花甲之年,人生七十古来稀,没几年好活了,等到自己撒手西去,这份家业、这些子孙难不成就要成为旁人砧板上的鱼肉?
忍了吧。
什么家族兴旺,什么宏图大志,这一刻都比不得血脉传承来得重要。所有的谋划都暂且搁置一旁,让长孙淹来主持族中事务,也算是向太子投诚:长孙家不再参预储位之争,自此以后竭诚效忠……
想一想自己与房玄龄斗了半辈子,结果自己固然略占上风,却在儿子的比拼之中大败亏输,实在是令人心中纠结,难以释怀。
写完信,长长的吁出口气,对家仆道:“即刻派人将信笺送回长安,叮嘱诸位郎君,在吾返回长安之前,勿要轻举妄动。”
他实在是怕了,若是不严加叮嘱,鬼知道这帮蠢货还能做出什么蠢事来。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为今之计,只能暂且俯首,静待时机。
不过他相信,以眼下朝局之动荡,即便李二陛下返回长安,时机也必然会出现……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