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qahi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權寵天下 ptt-第1489章 老明挖礦分享-w5q7a


權寵天下
小說推薦權寵天下权宠天下
事情不该是这样发展的,宇文皓应该说汤圆年纪小没办法跟着他出入生意场所,所以,会退而求其次用汤圆狼补偿给他,然后他顺水推舟答应下来。
这本来是一举三得,第一,他顺遂心愿,当了北唐发展的智囊团首脑,掌控国家经济命脉。
第二,他如愿带走汤圆的雪狼,弥补了他这辈子没有雪狼的遗憾,顶多等到汤圆长大了再还给他。
第三,他依旧可摆出高姿态,给宇文皓一个他随时可以甩手不管的人,让他不要太多要求,毕竟从汤圆变成汤圆狼,宇文皓有愧于他。
一心致力于发展国家经济的宇文皓,为什么这么轻易就放弃了?他不是该死皮赖脸死磨硬泡吗?
宇文皓瞧着他一时怔然的脸,心头乐得暗伤,但面上半点不露,道:“朕还有事忙,四爷回吧!”
四爷嗯了一声,“好,那我便走了。”
话是这样说,但是却坐着不动,眼珠转了转,问道:“你一会儿有什么事忙啊?”
“跟冷静言商量一下,看谁合适出任户部智囊团的首脑啊。”宇文皓道。
四爷又哦了一声,“那确实是大事,不能耽误的。”
“自然是!”宇文皓看着他,一副你为什么还不走的神情,甚至还做出了一个走你的手势。
四爷十指交叉放在身前,两根大拇指不断地转动,抬起头恢复了温润儒雅的神情,“有兴趣下盘棋吗?”
宇文皓压压手,“下什么棋?朕不爱下,也一定会输给你。”
“做人不能没有自信,昨天输,今天赢也不定呢。”四爷说着,就扬手叫穆如公公准备棋盘。
宇文皓自然不是真想赶他走,便勉为其难地道:“行,就下一盘,朕还忙着呢。”
“就一盘!”四爷执着地布下棋局,请他过来。
这局棋子,毫无厮杀,只见四爷步步退让,到最后,宇文皓自然大获全胜。
四爷轻轻叹了一口气,洁白如玉的脸上也有一丝欣赏,“皇上昨天晚上一定苦练棋艺了。”
“并没有!”
四爷看着他,固执地道:“你有,但我也是愿赌服输的,既然输了,那这什么智囊团的首脑,我担任便是。”
宇文皓呃了一声,看着他,“方才有说过你输了就出任智囊团首脑的话吗?”
“说了!”四爷收拾着棋盘,“我技不如人,无话可说,应下就是。”
他站起来,拱手,“告退!”
说完,他转身飘飘然出去,但玉树临风的腰却没昨天挺得那么直,暗暗咬了咬牙,走出御书房许久,竟听到宇文皓轻快的口哨声传来,四爷脸都黑了。
人生第一次上当,虽然是心甘情愿,却不是一个很好的开始啊,百思不得其解,到底问题出在哪里呢?
就这样,四爷走马上任,当了户部的智囊团首脑,筹谋北唐未来十年的经济计划。
但作为首脑,他上班的时间还是比较弹性的,绝对不会影响他陪伴公主。
因为,他斥巨资购买了冷宅附近的一所院落,稍稍改建一下,成立了智囊团办公室,他就直接在这里上班,所有的会议也在这里进行。
这种做法有些张扬了,自然就引得朝中一些老臣的不满,认为四爷托大,本该是在户部衙门办的事,召开的会议,为什么要迁就他呢?
所以,四爷刚上任,就有人在早朝上参了他一本,说他浪费公帑,穷奢极侈,起了一个坏头,带坏了朝廷的风气。
所谓新帝新风气,这个风气还是很讲究的,朝中大臣也很在乎,尤其,参四爷的还是一位无上皇朝的老臣子,这就尤其显得重要。
换做是往日还是太子的时候,宇文皓轻飘飘一句就能怼回去,人家自己出的钱,朝廷不干预,算什么浪费公帑?
但这上升到朝廷风气的价值观上,且是早朝这么严肃的场合,加上宇文皓才登基,这龙椅底下,还没多少帝业垫着,所以就不是三言两语能搪塞过去的,而且,这位老臣还口口声声标榜自己是无上皇朝的人,资历老,权威不容动摇。
好在,睿亲王帮着侄女婿,殿上反驳了参奏的老臣,让他算一算四爷这些年总共给朝廷捐资多少,拿人家银子的时候不说人家穷奢极侈,如今人家为便利行事,自己花钱提供场所为朝廷办事,还要遭受非议,就说是穷奢极侈了,对得住人家这些年捐的钱吗?
一番话,说得没人敢再驳斥,倒是有不少人心里暗暗地为睿亲王击掌,说得真好。
睿亲王抬起头颅,暗哼了一声,说得谁不是无上皇朝的臣子似的,他十六岁参政,不也是为父皇为皇兄办差过来的老屁股吗?
没错,他现在也是老臣了,经历了三朝正值壮年的老臣!
宇文皓看着几位老臣一脸吃屁的样子,不禁感慨当皇帝着实不如当太子的时候自由了,那会儿爱憎分明,爱怼谁就怼谁,如今也能体会到父皇的为难。
而梅庄里,退下来的老明正打算进行一个大工程。
因为前几天下了一场暴雨,梅庄对面山头上有一部分的山泥塌方,随从去查看了情况,竟然在塌方的泥流里捡到了几件宝贝,冲洗干净之后,发现是价值不菲的珠宝。
这可把老明高兴坏了,忙叫人请了睿亲王过来一趟,让他分析分析这些宝贝从何而来。
睿亲王仔细地看了看那几件珠宝,又去亲眼看了捡到宝贝的地方,发现塌方的山体是紧挨着皇陵周边,但是皇陵是不会塌方的,因为有加固,睿亲王开始以为是有盗墓贼,但查了一番之后,又发现不是。
倒是有一个可能性很大的,他立马就告诉了老明,“不知道你是否还记得,当年晖宗爷有一位早死的儿子叫宇文寒,他死了之后,褚氏曾为他筹办了许多陪葬品,听说这些陪葬品几乎把当时还是肃亲王的晖宗爷家底掏空,但是那墓葬被雷劈过,整个塌了,经过几十年,许是有部分冲了下来也不定。”
老明有些激动,“这件事情朕听过,但你确定是吗?”
睿亲王摇摇头,“倒也不确定的,不过可以问问安丰亲王。”
老明几乎是本能反应地跳起来,吼了一声,“不能告诉他,一个字都不能说。”
打雷似的声音吓着睿亲王了,他怔了怔,看着失态的皇兄,“为……为什么啊?”
唯爱之七步生莲
老明深呼吸一口,自知失态,压压手圆了过去,“没确定的事不要随便跟旁人说,尤其皇伯父的为人你也知道,比较……比较……”
他绞尽脑汁,想着用一个不那么得罪的话来形容安丰亲王,但没找到,只能如实说:“他见了银子,就跟苍蝇见了牛粪,还是别告诉他为好。”
而且,他如今的卫队绝对比不得伯父手底下那群黑衣人,一旦叫他们知道,派那些人过来霸占深挖,寸草不生!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