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hhz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帶着倉庫去大秦-278 項燕不在讀書-3crph


帶着倉庫去大秦
小說推薦帶着倉庫去大秦带着仓库去大秦
“城下那叫阵之人你可识得?”
“那人名叫项梁,是主将项燕的儿子,这几日攻城基本都是他在指挥,末将并未见过敌主将项燕。”
自李凌率军成功突入皋城,并在城墙设置好重机枪之后,楚国大军便开始收缩,将全部主力集中在皋城正南,除了每日叫阵之外和小规模袭扰之外,再无发起大规模的攻城作战。
站在城头上,李凌总感觉有些不太对劲,按理说在这个时候,楚军应该全力进攻皋城,拔下皋城才对,绝不应该放弃围困,任由皋城后方与秦国相连,肆意增兵。
“等等,那白面书生是谁!”
“哪个?”
“你往项梁背后看,他身后不远处的那个书生!”
顺着李凌手指的方向看去,熊启这才注意到李凌那个所谓的白面书生,那人虽并不起眼,但仔细看起来却很有一股子英气,绝非池中之物。
“不认识,末将先前未曾注意过此人。”
熊启无奈的摇摇头,他还真不知道那人是谁,两军对垒多日,他对于楚军的情报也有不少,却从未有任何一份情报当中提及过有这么一个白面书生。
若不是被李凌指出来,恐怕熊启根本就注意不到这个人,但当他注意到此人之后,此人的影子就深深刻在了他的脑海中再也挥之不去了。
这人绝对不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小角色,大军作战,若是一普通的文弱书生,项梁是绝对没有理由带着这样一个人的。
“命人出城告知项梁,我要与项燕会面,就在城前,我自己去!”
李凌没有理会身边人的震惊之色,安排完之后直接走下城头。
两军对垒,主将会面,这种事情李凌干过两次,但并不等于这就符合规矩,先不说这样做有多危险,就单单说这样的做法,不管输赢,都是非常容易被人扣上一个通敌的罪名,估计也就李凌敢如此肆无忌惮不顾舆情了。
消息送出去了,但楚军方面却迟迟都没有给出任何回应,搞的李凌不得不在傍晚时分再度派人送信,邀请项燕在城前会面,然而却又没有得到任何答复。
“老大,算了吧。”
“再等等,明日一早你再派人送一次信,另外今晚务必给我加强警戒,同时多派几股斥候,想办法搞清楚楚军的主要部署,看看他们有没有进行别的调动。”
“诺。”
项燕身为主将,却从未露面,只有他的儿子不断叫阵,这本就已经有些奇怪了,李凌又如此三番五次的邀请他会面,他既没有拒绝也没有同意,却偏偏没有任何回应,送信之人更是从未见到过项燕,在楚军中,那几名信使也并未听任何一个人谈论过项燕,实在是疑点重重。
但是让李凌疑惑的还在后面!
这一夜异常安静,次日送信依旧没有任何回应,同时也没发现楚军有任何军事上的调整。
就这么又拖了一天之后,直到第三日,楚军终于有了回应,他们同意了会面,就在这天正午,就在皋城城南的开阔地。
“老大,小心有诈。”
事情太反常,看着李凌真的打算只身会面,熊启不免担心起来。
“放心吧,没事的,我相信项燕不会做出多卑鄙的事情,更何况,我可是有这玩意!”
指了指身上的防弹衣,李凌一脸无所谓,只要与楚国大军的距离拉开,还真没有什么东西能够威胁到李凌的安全。
钢铁燃魂 天空之承
引一队士兵出城,而这些兵士在出城之后直接两侧分列,直通向城外一里处的会面地点。
楚军同样如此,由军中引出两列士兵,甚至因为会面地点并不是两军的中心点,楚军还专门后撤了几十米,虽然只有区区几十米,但这也等于表明了楚军的态度,他们绝对不会在这件事情上耍阴谋诡计。
“项梁?为何是你?”
等到了会面地点,李凌才发现,楚国来的人根本不是项燕,而是项梁!
“家父前几日已经返回郢都,还请夫子莫怪。”
项梁直接说出了项燕并未在军中,他如此坦诚倒是把李凌搞的很尴尬。
即便是项燕不在军中,但他毕竟是主将,主将不在属于绝对的军事机密,项梁就这么直白的告诉自己了?
“没关系,他来了就好!”
李凌绕开项梁,直接指向了跟在项梁身后唯一的随从,那个白面书生!
“夫子认识子房?”
项梁显然没有料到李凌关注的重点竟然是他的随从,而那随从更是一脸诧异,他的年龄不大,也并不出名,怎么会被李凌给盯上?
血珠劫 八翼泪天使
“子房?”
听到项梁说那人叫子房,李凌有点懵,他先前只是猜测这人绝对不是一般人,绝对会在历史上留下大名,可当听到名字之后,李凌是左思右想也没有想到这子房到底是何许人也。
“子房见过李子,没想到李子居然认识子房,子房受宠若惊。”
“你为何会在项将军军中?”
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李凌为了掩饰尴尬,只能强行装作真的认识他,开始询问为何会在项梁帐下。
“李子有所不知,家父认为子房尚需历练,所以便让子房来到楚国,追随项燕将军,而后项燕将军又让子房跟在项梁将军身边。”
“哦,挺好,挺好!”
尴尬,依旧尴尬。
这人竟然还不是楚国人!
话说到这里,李凌非但没有搞清楚眼前这人的身份,反倒是让他更加莫名其妙起来,这人还不是楚国人,还在楚国的军中,还特么的名字都没有任何印象,这就完了,听这人话语中的意思,他的家族特别是他老爹的地位还不低!
“头疼!”
“夫子身体不适?”
“没事,我就是突然想到了一些事情,心中有些感触。”
尽可能掩饰自己的尴尬,他可从来没遭遇过眼前这般尴尬,而且这种尴尬还让他找不到任何破解的办法,只能厚着脸皮撑下去。
“莫不是李子想到了韩子?”
“啊,是啊,他实在是太可惜了,哎,可惜我当时不在咸阳!”
随口一声感叹,没想到那子房还多说了一句,这让李凌瞬间找到了话题,免得尴尬,而且他也因此确定这人应该是认识韩非的,而且与韩非的关系匪浅。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