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34m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美利堅傳奇人生-第2038章 找上門求死看書-i9myb


美利堅傳奇人生
小說推薦美利堅傳奇人生美利坚传奇人生
随着华裔在美利坚的地位有所提升,越来越多的移民开始涌入。
懂的抱团的力量。
但也让这片本就杂乱的社区,变得更加复杂且危险。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不是每个住在这里的人,都是奉公守法,愿意为集体利益风险一份力量的人。
逐渐发展成型的社团,就是唐人街内最大的毒瘤。
得益于同为华裔这点,内部没有竞争。
又能得到同胞的关照和支持,部门有效的政治倾斜和庇护。
这里简直就是社团梦寐以求的沃土。
千秋 府
只需牢牢守住这片根据地,随着华裔的壮大,他们所能掌握的权利也将会越来越大。
对外扩展的脚步同样如此。
打的过就打,打不过就往唐人街里一躲,谁敢来惹事?
有人来就会遭到整个社区的敌视。
警方的人也没有直接的执法权,必须先要知会这里的特别议员。
得到对方的准许和法院的搜查、拘捕令,才能够进入社区执法。
可往往特别议员都会拒绝他们的申请。
‘自己的事要自己解决。’这不只是唐人街所拥有的陋习。
几乎每个形成同一概念,拥有领导者的集体都会有同样的领地概念。
在我的领地所发生的事,必须由我来解决。
除此之外,任何人随意插手,都等同是和整个社区为敌。
社团是否有贿赂特别议员,李子涛不得而知。
因为他并没有动用什么手段去调查,只是凭借自己的双眼去看,借助自己的亲身感受去体会。
而就他所观察到的情况,社团每次惹了麻烦,龟缩在唐人街内。
都会得到特别议员的偏袒和关照。
而所谓的惩罚和解决,从未发生过。
如果说这也叫做正常的话,恐怕在这世上再也没有什么是不正常的。
砰!
“啊~”看着跌坐在地上的童佳欣,李子涛快步上前将她扶起。
“怎么了?”看着面前站着的男人,他感受到对方眼眸里的不善。
“抱歉,小姐,不小心碰到你了。”
小天双指放在鬓角旁,笑嘻嘻的向前一挥算是道歉。
“你就是布鲁斯·李,我看过你的影片,太精彩了。”
看他的样子,分明是冲着自己来的。
李子涛示意童家姐妹站在自己身后,“谢谢,没事的话我们还赶着回家。”
“哇,买了猪脚回家做,伙食这么好?”
小天俯身盯着童佳欣手里的猪脚,古怪道:“不过可惜,弄脏了。”
“不如这样,我大哥在前面的茶馆摆了宴席,想要请各位一块去吃。”
“等吃完饭再回家也好。”
小天眼眸里闪过一丝淫秽,伸手就要去抓童佳欣的手腕。
可在经过李子涛面前时,被他用手臂给拦了下来。
“小子,你没听到我说的话?”小天把手伸向后腰,看起来是要去拿武器。
咚。
没有多余的废话,一记胃锤,对方双眼怒睁,嘴巴喷着泡沫。
身体像虾米一共蜷缩着跪倒在李子涛的面前。
“转告你老大,他可以收拾包袱准备跑路了。”
李子涛俯身在他的耳边轻声说完,一手拉着童佳欣,一手拉着童佳瑶快步向加中走去。
“他就是唐人街的社团成员吧?”回家的路上,童佳欣愤愤不平的说道:“这些人也太猖狂了,他们能这样还不是靠着住在这里。”
“大家都是街坊邻居,不如找人说和?”童佳瑶则要想的更现实。
李涛大哥就算是再能打,可对方毕竟人多。
再说这是美利坚,随便就能搞到枪和子弹。
再能打,又枪和子弹快,厉害吗?
万一社团的人恼羞成怒,对他下手的话……
越想越怕,童佳瑶抓住他的手也变得惨白发青。
“没事的,我会解决这件事,别忘了我可是梦工厂的大明星。”
李子涛安排的看着童佳瑶,将她搂入怀中。
回到家里,童家姐妹去厨房做饭。
李子涛则推开窗,向着马路对面的小楼勾了勾手。
不一会,王奎就从对面跑了出来。
“把和社团有关的人,全部赶出唐人街。”
“那些被迫加入和没有做过事的呢?”
“让他们去别的地方,总之不能留在这。”
李子涛要让洛杉矶的唐人街,成为华裔的一块招牌。
不管是被迫还是自愿。
占了老鼠屎就是占到了,不能说就这么算了。
这里已经没有他们的栖身之地,换个别的地方住吧!
“明白了。”
王奎转身要走,又被李子涛给叫住:“有个叫小天的,还有社团的老大,送去游泳。”
这次王奎没有再问原因。
既然能够让老板亲自点出名字,就说明对方做的事已经没有活路。
与其浪费时间,不如早点解决麻烦。
后天就轮到他休息了,王奎想要尽快回家去陪儿子。
要是因为这点小事耽误了行程,他会很不高兴的。
如今老黄夫妻的年纪也大了。
体力是一年不如一年,时常也是病痛缠身。
王奎打算这次回去后,劝说两人搬到洛杉矶来住。
最好是把他们安排到奥斯本的疗养院里,有专人照顾,还有人能聊天散心。
最主要的是医疗设施完善,对于安全也是一份保障。
老年人,特别是到了他们这个年纪。
说不定哪天得个伤风感冒的,就此一病不起。
这事再正常不过!
要是身边有专业的医护人员,肯定能第一时间察觉并施救。
王奎因工作和性格的原因,没办法也不懂的如何亲自照顾他们。
如果能够给他们提供最佳的保障和服务的话,至少也算是尽了一份孝心。
……
当天夜里,被一拳打到内出血的小天刚被人从诊所接回来。
人是躺在担架上抬回社团的。
见到自家老大,小天把情况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
“我说老大你邀请对方吃饭,那小子直接拒绝了,还说您算个什么东西!”
“我气不过想要抓他回来,就被他给打成这样。”
“临走前他还放话,说早晚要灭了社团。”
砰!
寸头,鹰眼的托尼拍桌而起。
满脸厉色的盯着门外,瞳孔里杀机毕露。
既然对方如此不识抬举,那就别怪他不顾同胞情谊了!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